走进台湾高雄的文化“客厅”

位于台湾高雄的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它以其周边的公园命名,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屋顶表演艺术中心。
位于台湾高雄的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它以其周边的公园命名,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屋顶表演艺术中心。 AN RONG X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台湾高雄——高雄的国家艺术文化中心以其巨大的体量和起伏的设计而引人注目。这里有人说它像宇宙飞船。也有人认为它像一条巨大的魟鱼。然而,有一点没有争议。这座艺术中心的外观受到榕树和当地航运业的启发,它提升了这座台南城市的文化声望,同时为居民提供了一个受欢迎的公共空间。
因为周围的公园,这个表演艺术中心以“卫武营”为名,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屋顶表演艺术中心。这座耗资3.48亿美元的场馆于去年10月开业,举办室内和室外音乐会,这标志着它将成为高雄最新的世界级演出场馆。长期以来,高雄一直被台湾人嘲笑为“文化沙漠”。

国家艺术文化中心的外面。这座耗资3.48亿美元的场馆于去年10月开放,举办室内和室外音乐会。
国家艺术文化中心的外面。这座耗资3.48亿美元的场馆于去年10月开放,举办室内和室外音乐会。 AN RONG X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该艺术中心的开放标志着这处场地的转型。这里曾是日本帝国在台湾殖民统治期间建立的军事基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它被蒋介石的国民党占领。如今,这个占地150万平方英尺(约合14万平方米)的艺术中心坐落在2010年开放的卫武营都会公园北端,该公园面积约为中央公园的七分之一。来到高雄的游客可能会错误地认为该艺术中心一直是本地生活的一部分,因为这里的居民敞开心扉接纳它。早上,有人在垫子上练习瑜伽,有人在榕园广场慢跑。榕园广场是艺术中心的广场,带有顶棚,连接着四个场馆:2236个座位的歌剧院、1981个座位的音乐厅、1210个座位的剧场和434个座位的演奏厅。广场上会放映电影,并为孩子们举办舞蹈课和武术课等免费的公共活动。在建筑内部,居民可以参观免费展览;当前的展览内容是台湾戏曲的演变。其外观和内部都很适合发Instagram,因此自拍爱好者无处不在。

卫武营艺术中心开业后的头九周就接待了80万名游客。
卫武营艺术中心开业后的头九周就接待了80万名游客。 AN RONG X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座建筑邀请你来使用它,它是公园和城市的延伸,”该建筑的设计师和创意总监,荷兰建筑公司Mecanoo的法兰馨·侯班(Francine Houben)说。“我喜欢称它为高雄的客厅。”在艺术中心的第一季演出中,平均上座率超过80%。许多演出门票很快就售罄,比如去年12月台湾著名舞蹈团云门舞集的歌剧院开幕演出。

在艺术中心10月份的盛大开幕仪式上,数千人参加了在一个露台上举行的特别演出,露台的屋顶像天篷一样倾斜到地面,形成一个圆形剧场。它已经成为当地居民坐下来观赏日落的好地方。在盛大的开幕式那天,台湾总统蔡英文在该建筑的落成典礼上发表讲话,称赞它是台湾“空间解严”的一个例子。经历了40年的戒严之后,台湾在1990年代实现了政治制度的自由化。“这是台湾的卫武营,是台湾空间解严最好的历史写照,是空间民主化的议题,”蔡英文在挤满了人的音乐厅中说。不出所料,卫武营艺术中心周边地区已成为该市房地产市场中的新星。永庆不动产在附近一处门店的负责人郭铭挥(Alex Kuo)说,过去两年,公园和艺术中心周边的房价上涨了15%至20%。

该艺术中心执行董事兼艺术总监简文斌。“我们想要艺术家来到这里,去感受,去自行创造,”他说。“我们希望促使艺术家创造新的作品。”
该艺术中心执行董事兼艺术总监简文斌。“我们想要艺术家来到这里,去感受,去自行创造,”他说。“我们希望促使艺术家创造新的作品。” AN RONG X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卫武营艺文中心完成时,开始有指标豪宅出现,”郭先生说,“早期这里是公寓与国民宅大楼的区域每坪价格约10至12万,后来的豪宅每坪价格位于26至32万之间。”附近新建的豪华公寓楼开始拔地而起,与卫武营艺术中心的工薪阶层美学形成鲜明对比。最初,侯班和她在Mecanoo的团队努力为这座巨大的艺术设施寻找合适的外观,但最终从这座城市的海洋特色中找到了灵感——20年前,这里曾是世界第三繁忙的港口。“我们尝试了好几种选择,但都没有成功,”她说。“我们不断寻找建筑的肌肤,于是想到,可以使用高雄造船业那种精心调整的、可在当地使用的技术。”

这座建筑的广场带有天棚,它连接起四个场馆:一座有2236个座位的歌剧院、一座有1981个座位的音乐厅、一座有1210个座位的剧场和一座有434个座位的演奏厅。
这座建筑的广场带有天棚,它连接起四个场馆:一座有2236个座位的歌剧院、一座有1981个座位的音乐厅、一座有1210个座位的剧场和一座有434个座位的演奏厅。 AN RONG X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兜售打造一个价值不菲、有着集装箱船外表而非玻璃和钢材时髦建筑的现代文化中心的想法,是需要下一番功夫的。它的现代设计反映出台湾在民主化之后,逐步摆脱中式设计的变化,是这里从中国人到台湾人身份转变的象征。“我们得让所有人确信,榕树广场应具有货轮的细节,而不是豪华游艇,”候班说。“我们没有想要建造一个完美的光滑外立面。我们想要雇造船工程师们做他们最擅长的——在令一些承包商望而却步的巨大表面上建造经久耐用的表层。”大楼的四个演艺厅是为容纳世界级表演团体而设计的,比如伦敦爱乐乐团,他们三月份将在此演出。四月,莱茵德意志歌剧院将演出普契尼的歌剧《图兰朵》。

艺术中心的外面。“这座建筑邀请你来使用它,它是公园和城市的延伸,”该建筑的设计师法兰馨·侯班说。
艺术中心的外面。“这座建筑邀请你来使用它,它是公园和城市的延伸,”该建筑的设计师法兰馨·侯班说。AN RONG X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Mecanoo请来一名剧场顾问,以确保在形式和功能上都给予充分考量。台湾首座拥有360度坐席的音乐厅的音响效果,使得偌大空间里的演出有着异样的亲密感。比如,演奏厅的不对称设计有助于观赏到钢琴家的双手。“法兰馨带给卫武营的设计原则是,让人们离艺术更近,离彼此更近,” 该艺术中心执行董事兼艺术总监简文彬说,他在接受该职位前,曾担任杜塞尔多夫莱茵德意志歌剧院指挥达22年之久。作为北部台湾首府台北的本地人,他于2013年在该岛文化部长龙应台的劝说下返回台湾。

简文彬称赞了艺术中心四个演出场所舞台和演艺空间的多功能性,他希望这一点能使表演者重新构想他们的艺术。“我们想要艺术家来到这里,去感受,去自行创造,”他说。“我们希望促使艺术家创造新的作品。”卫武营艺术中心似乎迎来了一个强劲开局:开业后头九周,接待了80万访客,大型演出还吸引了来自台湾北部城市及更远地方的观众,包括日本、香港和新加坡。它似乎还受到了对艺术并不十分感兴趣的人士欢迎。在卫武营附近经营槟榔和冷饮小店的高雄居民陈小莉说,她觉得艺术中心会有助于振兴这片社区。“我不是很喜欢看那种表演,但还好我女儿很喜欢,她会去看,”她说,“对我们市民来讲,我觉得它会让更多人来高雄,会让这边繁荣起来。”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